游客   后台管理     登录
最新消息: 雕刻时光! 你还可以: 投稿

时间花开 笑忆红陌的花香

散文随笔 admin 80浏览 0评论

张开手掌,指尖有些微凉。四季就这样在手指中变幻,春到夏,秋到冬,天地万物无开始亦无终结。中间穿插着岁月遗落的沧桑,长长的时间被分割成一个个等距离的小段。清澈华丽也是虚弱。
  1426646050247010118.jpg
  生命粗砺而艰涩,生命是独一无二的决绝,时间在婉转中慢慢凋谢,不间断的和过往告别,和昨日告别。于繁乱喧嚣,我更喜欢空廓和寂寥,宛如打开一扇门,眼前是过尽千帆后的原野,苍茫不失真切。山的简约和淡然展现的是生命的走过,从容内敛。一枝一叶,一花一朵,开过了,姿态仍在。
  
  在时间里,人和山一样,盛开,收敛,收拾起一地的落叶。然后打包,把自己寄还给悠悠天地。可见,山并非不老,纵然来年重新上路,但此风景已经非彼风景,昨日已逝。年少时不明白东风转西风,西风又转东风。一味的追求一种欲念上的永恒,相信拥有就能到达碧莲天,黄花地的彼岸。坚持付出必要得到回报。把自己陷进一个个并不圆满的圆圈中,莫名感伤,诗情画意的情绪时常凝结。
  
  恍若只是一杯浅茶盏的工夫,从年少一路攀爬了过来,不知不觉,回头细看,时间无形。浪涛翻卷,卷走许多旧日风景。现在想起来,少年情怀是觉得可笑,却也更觉得美好。满目花红春恰好,回身前事已成昨。在徒劳的感伤背后,是对时间的无奈感叹。
  
  柳绿花红却又怎地,一样敌不过时间之水的冷静淘洗。桃花万丈也好,豪气冲天也好,依然是不急不许,置人不顾。人以万物之灵的身躯聚居在时间深处,终久还是要学会以从容的姿态面对各种纷繁。越过春红夏绿,最后都是要归于沉寂的秋冬。万物归一,简单安静。
  
  不再起狰狞的欲念,亦能淡看云起浪涌,花谢花繁。这样的境界是一场内心的回归,眼见得时光亦步亦趋的走远,在徒劳的抓取之后,终于明白面对更需要勇气。坦然的接受时光赐予的沧桑,幸或者不幸都是一份岁月的恩泽,在时光中从容而冷静的审视内心的需索,打造出属于不同人生阶段的完满。
  
  一步一步走来,当人和山林一样,不再介意繁华和疏朗,不再为凋谢盛开耿耿于怀,获得的从容浅淡如同佛会心的捻花一笑,原来我的放下也能如此自在。在时间的容器里慢慢锻造,把一些粗糙虚浮的欲念绦洗干净。生命优雅内涵正如当初的光滑细腻逐渐被粗砺深刻取代,沟沟壑壑里凝聚起时光烙下的印痕。印证着这世界我们曾经来过。
  
  时间主宰的生命脆弱而短促,日月慢慢沉积在掌心,在生命深处凝结成下一份朴素的重量。如落在眼中深冬的风景,豁达并且沉重,凝练而不单薄。落尽繁华,还能拥有镇定自若的冷静姿态。
  
  花开,静好,淡定,且从容;避过喧闹,翔往心旅,音乐清清长长,翩然诉临。感知如斯,尘世流动的飘渺中,找回情感担当的载体。人注定是以自我的形式存在。岁月是一壶陈酿,在心情的杯盏中,滋味不同。
  
  醉,缘遇的感动、用四十五度的仰角,翘待梦容的完美。音弦绚丽,不舍的初见,在我眼眸内。命裡只抱你在臂内,你需要相信爱,爱得精彩。抱紧就不放开,我坚决爱。
  
  一曲融入的飘逸,在顿醒的春日里,絮语。生命当静好,心灵当清怡。幸福何解,书笺尘烟,笑忆红陌的花香。在一生一世的回眸里,绽放。。。

与本文相关的文章

网友最新评论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