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客   后台管理     登录
最新消息: 雕刻时光! 你还可以: 投稿

飞雪,伤感,文字,惹尘埃

散文随笔 admin 27浏览 0评论

当我走在人群中的时候,有时候会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,被排斥在外的只有自己,被忽略的也总是自己,很多的热闹都不属于我,有人喜欢争取,离得的远了极力去挽回,而我,傲慢,懒惰,不屑于争,懒得抢,所以兜兜转转,还留在身边的人也所剩无几,我终究还是一个冷漠、忧伤的人,但是我并不寂寞,因为有太多伤感的文字相伴。---文/紫蝶儿

不敢去刻意追求什么,只是希望所有美好的开端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,一如夏夜长长远远,绽开柔柔的牵念,将一帘风轻书写成云的姿势在一帘清梦中,琉璃人生,风尘弥漫的路途,突然多了一份默默的期待,一种静静的守望,很多话已在不言而喻的默契里,即便箴默,凭着感应,你应该知道,那份已然收藏的美好伴着丝丝无奈的忧伤,在一种叫做倍感珍惜的情愫里生根,突然,有一种爱,不知道该如何搁置,敢想却不敢触碰。

岁月如歌,抑扬顿挫,我独自听那首忧伤寥落的歌儿,在淡蓝的风中,无奈地生存,我喜欢独自一人穿行在风中,它呼啸着从我脸旁吻过,风吻着我的脸,硬生生地疼,它笑着我的独行,我的忧伤,我也对着它笑,那个笑容,又明媚又忧伤。心,就这样被掏的空无一物,于是,我开始不停的往里面填充着那些本应属于我的情感,好让它充实一点,好让我能再幸福一些,可当我快要装满整个心房的时候,泪却顺着脸颊开始流了下来,沿着我苦涩的泪水望去,我看到了我心底,那一个被撕裂后的缝隙。

知道时间总是不能停留,却还是伤春悲秋;知道孤独总是如影随形,却还是难以自制;知道遗忘总是必然,却还是为回忆伤感;知道感情不可能刻意强求,却还是寻死觅活;知道过去总是始终存在,却还是遮掩或炫耀;知道美好总是会在某一刻消逝,却不知道好好把握生命中的每一个精彩瞬间。躲不过的是心有闲暇,搁浅于过往,重重旧事,缕缕旧情,便似天网恢恢,罩住了身,罩住了心,只待你稍有挣扎,收得更紧,痛不欲生。

一念间,季节已在岁月里改变,夏转秋,夏的故事随风翻过几页,带着馨香的余温,在那一片浅黄的落叶里,让这炙热的世界慢慢走远,秋风刚来,转眼又是十一月,我知道,秋风不会为季节停留,就像岁月不会为谁去回头,有些过去现在的种种都已变的微弱,残留在记忆褶皱里泛出淡淡的闲愁;我知道,缤纷落叶只有避开冬天的冷漠,来年才能吐绿枝头;我知道,无言涧溪只有挣脱沟壑的怀抱,才能融身冲天浪涛;我知道,人生路上,要懂得躲避和放弃,无须等到落泪时才黯然神伤,心碎时才无奈转身;我也知道,昨天是一首叙事诗,只能追忆,今天是一幅山水画,努力追求,明天是一支畅想曲,值得追寻。

然而,生命中,有一种懂得,虽不是在最美的年华,却如此的温暖着心灵,它是阳光,是雨露,是春风,润泽着枯涩的生命;它是明灯,是航向,是港湾,是我心中暖暖的深情,自从拥有那份懂得,心,便不再飘零,不再孤单,一份懂得,让心境宁静澄明,令岁月沉香,无需言语,拈一支墨笔,写一段心灵的独白。叶落无声,萍飘往事,年华纤尘若水,落影在、岸北天南,心头事、低眉写处,何堪,须回首、回忆路上,如梦旧欢,念云沉雨落,好景曾谙,厌了痴醉执著,今朝是、斜倚空涵。

一朵花,开在春天,是美好;一片绿叶,映入眼帘,是清新;一个人,放在心中,是牵念,这世间,总有一处风景,虽途径万千,看过便不忘;总有一个人,虽历经千回百转,遇见便不悔;尘封,是初识的模样,而感动,却是心中的永远,那些回眸嫣然,便是相遇的那一树暖。

回眸处,花香绕指,素念生暖。那一场场流年里相遇的美好,一直,铭刻在心底,不曾走远,让所有的美好都伫留在生命中,让岁月中永无别离,年华中永无伤痛,让所有的爱与相遇,初见惊艳,再见依然。年华逝水,岁月留痕,这数十年匆匆跋涉的行程中,快乐,忧伤,惆怅,困惑,迷惘,一路如影随行;岁月总会轻易的带走过往,将昨日的故事风干,褪去了年少时的青涩,走向生命的厚重与成熟,慢慢懂得了用一种痛而不言,笑而不语的态度面对生活中的风吹雨打,饮下这杯由苦涩与芬芳交织的生命之酒。

某个夜晚,依在窗前,用夜色,掩饰那一份不堪,然后,独自优雅,享受悲伤,独自喝下这杯苦酒。一首曲子,勾起散落的画面,突然的,有些胆怯,只是,我以为,要怎么认为,零落的,只言片语,是谁的欲言又止,又是谁的敷衍了事,那些内心深处的疼,刻骨铭心,那些记忆深处的疼,撕心裂肺,不过,没有什么伤是永存的,也许,隐约的,还会想念,只不过,没那么念,是许久许久的以后,到最后,却渐渐淡忘,留下的,依昔的曾经,偶尔翻过,那过去的记忆,所谓的纷纷扰扰,全都尘埃落定,却还萦绕,一些些的哀伤,原来的点点滴滴,回不去的曾经。

蝶恋花语杨柳细,满庭艳丽幽傲骨。红尘浅笑恋风光,落花流水伤春逝。垂杨密密芳草凄,紫艳半开篱菊静。清光浅影惹尘埃,今夕何夕君随否?剪一段时光,种下今生的默契,抚摸痛的滋长,泼墨在字里行间,那些冰冷的文字,伴日月夜夜相望,一重山,一重水,翻阅过青春无悔的流年,无论千年以后,你最初的模样,如圆月一轮溢满在心头,时光的扉页,我记得我爱过,爱得那样真切,爱到穷时尽苍桑,窗外,飞雪漫天,容颜已逝,何人赏芳华,欲捧冬雪留残香,怎奈飞雪化作无情泪,飞雪,伤感,文字,惹尘埃。(文/紫蝶儿)


与本文相关的文章

网友最新评论 (0)